疫情下的广州众生相
来源:疫情下的广州众生相发稿时间:2020-04-01 11:15:04


3月28日0-24时,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例(意大利输入1例、荷兰输入1例、德国输入1例)。无新增出院病例。截至3月28日24时,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6例,累计出院9例。

伊斯坦布尔是土耳其第一大城市,也是人口密度最大的城市。此前,伊斯坦布尔市长伊玛姆奥卢曾经多次呼吁对伊斯坦布尔进行封城。截至目前,土耳其并没有宣布全国封锁或者宵禁,但已对21个省的50个村庄和居民区进行封锁。3月29日,《华盛顿邮报》刊发该报评论版副主编杰克森·戴尔(Jackson Diehl)发表的题为《蓬佩奥应对疫情的表现使他成为美国史上最差国务卿之一》的文章。主要内容如下:

截至3月28日24时,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254例,累计出院1225例,累计死亡1例。无境外输入疑似病例。全省共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6293人,尚有2837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。伊斯坦布尔市新闻顾问穆拉特·昂贡当地时间4月1日晚,在其社交媒体账号上证实,伊斯坦布尔市政府有90名员工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,目前正在接受治疗。

当其他负责任的领导人在努力控制疫情时,蓬佩奥却在做一些无足轻重的事,好像疫情没有发生一样。他热衷于对伊朗进行“极限施压”。伊朗是世界上感染率最高的国家之一,即使是英国等美的亲密盟友,也在呼吁特朗普政府放松对伊朗的制裁,这些制裁正在限制向伊朗8000万人民运送医疗物资和人道主义援助。然而,蓬佩奥却将疫情视为“极限施压”的工具。目的何在?如果是政权更迭,这一目标几乎不可能实现。更有可能的是大量无辜平民丧生,并进一步暴露美国自我标榜的人道主义的虚伪。

历史上,当历任美国国务卿面临严重国际危机时,通常会在全球寻求支持,制定协调一致的多边应对方案,将各国团结起来,从美最亲密的盟友开始。

有哪位国务卿在应对紧急事件时表现得更糟?自二战以来,可能没有比蓬佩奥表现更差的了。在应对疫情过程中,除了在特朗普类似真人秀的发布会一次露面之外,几乎看不到他的任何身影。

当晚,土耳其卫生部宣布,土耳其新冠肺炎累计确诊达15679例,累计死亡277例。土耳其卫生部长科贾证实,截至目前,土耳其全国81个省全部出现了新冠肺炎病例,其中伊斯坦布尔确诊病例数最多,达8852例。

周三,蓬佩奥本来有机会在七国集团外长会上发挥领导作用。但与此相反,在其他国家外长拒绝他在公报中提及“武汉病毒”后,他阻止了七国集团发表公报。他发出的信号很明确:对本届政府而言,在对华舆论战上得分,比同英国、法国、德国等亲密盟友之间达成共识更为重要。

周四,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沙特召开特别峰会。蓬佩奥在峰会前致电沙特王储穆罕默德,要求沙特停止与俄罗斯之间的石油价格战,这场价格战导致全球油价大跌,美国股市暴跌。但这显然没有成功。

3月28日0-24时,无新增本地确诊病例。截至3月28日24时,累计报告本地确诊病例1218例,累计出院1216例,累计死亡1例,治愈出院率99.8%。